权健余波:拿什么拯救你,天津天海

时间:2020-03-22 来源: 热点专题

天津天海,濒临悬崖,仍在最后挣扎。

3月5日上午,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以下简称“天津天海”或“天海”)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布转让通知,拟将其全部股份以0元方式转让给外界。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俱乐部可能无法在整个赛季保持球队的正常运转,”而天海只能“痛苦地放弃我的爱”。在公告的最后,他们写道,“这是一个无助的决定,也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天津天海转会公告

这是2020年以来天津天海足球系列的最新一集。

真正让公众和粉丝开始关注天海的是情人节的一则消息。

《足球报》年2月14日,有报道称天津天海俱乐部被报道内容不明,有可能在2020年失去中超资格。当时,关于告密者的身份和天海俱乐部的运作有四种猜测。

在去年12月结束的2019赛季,天津天海队在倒数第二轮以微弱优势击败保级队,获得联赛第14名,以一个相当不错的结局结束了这一年。

在新的一年里,一切都变了。信誉扫地的医疗保健公司、天津天海的所有者全健的靴子直到今年1月才落地。

1月8日,天然药物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及其创始人舒、等12人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被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法院定罪。舒被判9年监禁。

俱乐部需要面对的另一件事是,农历新年前21日,根据去年签订的信托协议,天津体育局与天海俱乐部的信托关系正式结束,管理权正式回归俱乐部。根据工商数据,俱乐部100%的股权仍然属于全健公司。

因为它发生在春节前和疫情爆发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些事情。直到报道的消息被披露,天海的困境才被揭露。一周后,2月21日,天海回复了中国足协发给他们的《征询函》,表示如果俱乐部在运营中遇到困难,将积极寻找合作伙伴。

2月27日,足协通知包括天海、辽足和保定在内的几家陷入困境的俱乐部在3月前提交银行担保和其他证明俱乐部财务能力的文件。

据新浪体育记者vilen报道,天海俱乐部负责注册的工作人员曾与中国足协联系,希望注册现有球员,但结果是:等,等,等。

据公开消息,俱乐部的高层管理人员包括经理季光和主管梁昌靖。据懒熊体育报道,冀光是公司的舒空降过来的,而京是惠的儿子。他们的父亲和儿子持有上述全健公司及其主要股东全健集团的全部股份。

但是几年后他们没有在这部戏中公开露面。从天海市场上能听到的声音来自其教练领队李玮峰。这名球员是前中国顶尖中后卫,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一直表现出强大的一面,他不断强调球队从未想过退出。“如果我们真的不想这么做,为什么我们要一起努力完成上赛季的保级?”后来,在接受《东方体育日报》采访时,李玮峰说,“有些人想让天海死,但这种情况发生得越多,我们就越能活下去。”

▲天海教练组组长李玮峰

由于疫情,天海队提前2月在昆明完成训练,3月4日休假后重新集结。然而,当“0元转会”宣布时,李玮峰告诉《东方体育日报》,他只是事后才知道。

也是在这个时期,足球媒体透露天海已经联系了一些公司,但是没有任何进展。万通和融创等公司的名字出现在谣言名单上。然而,关于“天海降级”和“天海解体”的新闻越来越多。

与来自天海的消息相反,深圳凯撒俱乐部,上个赛季最终降入中国甲。2月24日,神族宣布加入五名球员,其中四名来自天海。裴帅与

神族的命运现在与天海紧密相连:如果天海不能参加2020赛季的中超联赛,深圳凯撒将会弥补。另一个有趣的地方是,深圳凯撒新赛季聘用的俱乐部总经理丁勇,在更名为之前,曾担任过天津的经理和总经理,而该队新任中国助理教练张,在2016-19赛季也曾担任过的中国助理教练。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导致了广泛的谣言。3月4日,《新快报》足球记者王迪甚至发推说:“我听说深圳要复读。

正是在这样的舆论环境下,天海发布了“零元转账”的公告。在这份声明中,天海还表示,转会的最后期限是3月14日。

德传中国区经理朱毅认为这个日期与足协最新发布的通知有关。3月4日,据《北京青年报》报道,二区6支球队接到足协要求提供补充材料的通知,提交截止日期为3月13日。朱毅说,两个日期的基本重合已经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如果有人能及时注入资金,天海就能在做出替换决定之前生存下来。“

离3月14日只有9天了。按照正常的转会程序,接收方需要对天海进行尽职调查,以了解俱乐部的经营状况和债务。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转移。

长期关注中国足球的江苏天干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胡一鸣在接受《体育》采访时表示,天海在3月14日之前完成转会几乎是不可能的。

他认为天海目前实际上是全健的全部资产如果全健涉及多个执法案件,资产转移肯定会受到限制。如果俱乐部的资产是负的,需要第三方评估公司对其进行评估。很难在10天内完成评估报告。“此外,根据足协的相关规定,无论公司投资在哪里,俱乐部和球队在此之后都不能离开天津,所以企业的选择将会大大减少。

在“0元转让”公告中,提到2019年底第三方资产评估公司对天海资产的估值为6.48-7.71亿元。

据天津几家媒体报道,天海在去年底联系了几家投资者,但他们都取得了实质性的突破。今年,最接近的上市公司是万通集团。然而,万通集团近年来的经营业绩一直不佳。2016年,嘉华控股正式成为万通地产的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而万通最着名的创始人冯仑也退出了。根据万通的中期报告,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仅为4.61亿元,同比下降79.75%。在这样的经营条件和财政资源下,支持一个超级职业足球俱乐部显然是不够的。

天海和团队记者顾瑛早前报道万通希望通过合作进入天海俱乐部,但双方未能达成一致。

一位接近万通谈判的消息人士告诉懒熊体育,天海俱乐部的情况很复杂,俱乐部内部对收购的意见不统一,所以没有进展。

另一家经常出现在谣言中的房地产公司是“始于天津”的房地产公司,总部位于北方,被认为是融创。今天融创的确拥有丰富的财政资源,但是一位接近融创的消息人士在3月6日告诉懒熊体育,融创肯定不会接管市场。

这支由舒在3年内投资22亿元,在超级联赛第一个赛季就获得第三名,并进入亚锦赛前八名的球队,此时此刻正面临着无人愿意接手的局面。

舒的足球故事始于2015年。当全健以1亿人民币命名中超球队天津TEDA时,由于冠名问题和全健的传销名声,TEDA球迷一直对全健怀有敌意,甚至在比赛中高喊“让我回到TEDA”的口号,TEDA管理层也与全健发生了很多分歧。

加剧双方矛盾的导火索是TEDA和江苏舜天(现江苏苏宁)球员孙克之间的转会交易。赛季结束时,全健终止了他的合作协议

这种大手笔的体育投资在2018年底终结。因为一篇名为 《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 的公众号文章,权健过往的诸多涉嫌传销和诈骗的商业行为,随后被大面积曝光并遭受公众严厉谴责。接着,束昱辉被依法调查和刑拘,权健集团的财务也因此遭到冻结。

作为权健全资子公司的天津权健俱乐部不可避免地受到波及,俱乐部因此被天津市体育局托管一年,并正式更名为天津天海。

2019年初被托管后,当时账面仅有1亿元的天海与崔康熙解约,光这位韩国老帅团队的薪水就高达1亿人民币。包括刘奕鸣、张修维、赵旭日等球员在内相继出售,又从恒大租来了张成林、方镜淇、温家宝3名年轻球员以及外援阿兰,但引来最大争议的是,随着国家集训队主帅沈祥福及其团队“空降”天海后,外界都把这支“没娘”的球队称为“国家集训二队”。

不过,根据 《足球报》 报道,上赛季天海并无欠薪,奖金也照常发放,资金均来自权健集团的注资。但到今年1月权健案的审判结果公布,这种情况便已很难持续权健被罚1亿元人民币,2月24日,权健又增加了一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接近98亿人民币。

麻烦缠身的权健想要继续经营足球已十分困难。据 《南方都市报》 报道,放弃天海是束昱辉做出的决定。据知情人士告诉懒熊体育,束昱辉虽然在狱中,但他通过律师来做有关俱乐部额度所有决定。

只是即便如今想“0元转让”,在这么短时间内要出手极不容易。

摆在接盘者面前的第一要务是需承担天海俱乐部的旧有债务。虽然天海方面并未公布过俱乐部欠债状况,但从权健时期积累的多场官司仍有迹可循。

莫德斯特与天海的官司耗时最长,也最为引人关注。2017年,莫德斯特以3500万欧元的高价加盟天津权健,但一年后便擅自离队,并以欠薪为由将权健告上了体育仲裁法庭。

德转管理员朱艺对懒熊体育表示,目前关于莫德斯特案件最后的裁决已经出来,但目前还不清楚具体的数字。此前 《东方体育日报》 报道,预计天海方面要支付莫德斯特超过1亿元人民币的赔偿金。

除了莫德斯特外,权健在与几任主帅的解约过程中也都产生了违约金。现恒大主帅卡纳瓦罗向国际足联状告权健欠薪约200万欧元,2019年4月国际足联判决天海需结清卡纳瓦罗欠款。除此之外,卡纳瓦罗的继任者保罗索萨同样也被权健欠薪;而刚到权健两个月即遭解约的韩国教头崔康熙,还未拿到违约金。据 《体坛周报》 统计,天海要赔付给这三人的金额就高达1000万欧元。如果有人接手天海,这些官司债也将压在他们的头上。

目前可以预估的是,天海通过上赛季的中超公司分红和冬窗转会市场的收入,账面约有2亿人民币。对于现有工资总额约1亿的天海来说,这笔资金可以维持俱乐部一个赛季的生存,前提是不用处理上述债务。

如果是在资金火热的时候,这些恐怕都不是问题。但随着经济大环境进入波动的时局,一方面中国足球的投资正在进入一个低谷,中甲中乙的小球会已经有很多难以存活,即便是中超,各大球队背后的金主们也开始攥紧手中的钞票。另一方面,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很多企业都将进入战战兢兢的一年。

在这剩下的一周内,还有人会跳出来拯救天海吗?

《南方都市报》 的消息表示,天津政府的态度将决定天海的前途。

德转中国区管理员朱艺对懒熊体育说:“天海面临降级或解散两种可能。当然这个要一分为二的看待,一要看足协的决断,二要看天海自己的想法。足协没有什么理由让天海解散,但因为调查了天海的经营状况,有可能会出现降级的情况。这时候需要看天海自己的想法,是降级继续玩还是解散。如果没有拿到新的投资,俱乐部可能很难维持,如果降级的话,俱乐部未来就更难转让了。”

权健与中国足球的故事并不新奇,而像天海这样的悲惨玩家也并不是孤例。

只是俱乐部的变动,当下冲击最大的还是球员。目前天海在冬窗转会市场上只出不进,加上重伤出国治疗的孙可,天海的一线队只能勉强凑够18人。一旦球队解散,未来即将开启的3周国内转会窗将会成为他们今年找工作最后的机会。

说起来有点可怜,由于今年中国职业足球三个级别联赛中有多家球队面临解散,中国足协也在研究解散球队的球员转会,使其不计入现有内援转会名额。只不过,现阶段,疫情让本赛季的中超都是前途未卜。

债务缠身,球队薄弱,“0价转让”的情况恐怕也很难吸引到新的投资人。值得我们反思的是,为什么中超的一个“黄金位”或者说“壳”,变得如此不再吸引人?

一旦天海真的落幕,那也意味着中国职业足球可能要告别过去这10年的金元时代了。

新闻排行
  1. 为了丰富校园文化生活,增强新年气息,为学生展示艺术才华提供舞台,鹤壁市山城区第十一小学在新年来临之际

    为了丰富校园文化生活,增强新年气息,为学生展示艺术才华提供舞台,鹤壁市山城区第十一小学在新年来临之际...

  2. 阅读提示2015年春节将持续40天,从2月4日至3月16日。铜仁火车站已经开始出售春运车票。乘客可以通过互联网?

    阅读提示2015年春节将持续40天,从2月4日至3月16日。铜仁火车站已经开始出售春运车票。乘客可以通过互联网?...

  3. 新华社武汉2月16日电(记者梁建强)据湖北省纪委监察委员会16日报道,自新皇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湖北省各级?

    新华社武汉2月16日电(记者梁建强)据湖北省纪委监察委员会16日报道,自新皇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湖北省各级?...

  4. 受益于美国各州政府的可再生能源激励政策,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正在屋顶安装太阳能,将美国太阳能发电提升到一

    受益于美国各州政府的可再生能源激励政策,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正在屋顶安装太阳能,将美国太阳能发电提升到一...

  5. 《谍战深海之惊蛰》将于明晚登陆广东卫视,观看王欧导演的张若芸如何发动“谍战”由孙浩执导、张若芸、王欧

    《谍战深海之惊蛰》将于明晚登陆广东卫视,观看王欧导演的张若芸如何发动“谍战”由孙浩执导、张若芸、王欧...

  6. 全球农业网络新闻33,360岁的张学林是平舆县古怀街南陈聚伟七里河的村民。他曾经养过鸡和獭兔,几年前他把?

    全球农业网络新闻33,360岁的张学林是平舆县古怀街南陈聚伟七里河的村民。他曾经养过鸡和獭兔,几年前他把?...

  7. IQOO去年诞生于中国市场。该品牌属于vivo,专注于“经济高效”的智能手机市场。IQOO的第一代智能手机iQOO配

    IQOO去年诞生于中国市场。该品牌属于vivo,专注于“经济高效”的智能手机市场。IQOO的第一代智能手机iQOO配...

  8. 想做点什么的上海家化显然没有想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认为自己应该做广告,但这成了他衰落的导火索。据相关

    想做点什么的上海家化显然没有想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认为自己应该做广告,但这成了他衰落的导火索。据相关...

  9. 最近,为了探讨这种“猪周期”对养猪户的影响,笔者对部分生猪养殖单位进行了深入调查,发现大型生猪养殖单

    最近,为了探讨这种“猪周期”对养猪户的影响,笔者对部分生猪养殖单位进行了深入调查,发现大型生猪养殖单...

  10. 这是一个大家都不熟悉的信息包,因为与今年的其他手袋相比,鲨鱼真人秀真的很少见。只有纪梵希的好盆友李宇

    这是一个大家都不熟悉的信息包,因为与今年的其他手袋相比,鲨鱼真人秀真的很少见。只有纪梵希的好盆友李宇...

友情链接